泰州问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泰州问政 首页 文化 泰州文化 泰州盐税 查看内容

盐场古韵今犹存

2012-6-1 14:58| 发布者: 泰州网| 查看: 12934

摘要: 盐场古韵今犹存 吴克嘉(泰州盐务局) 名人名城交相重    悠久的盐税历史,给泰州留下了众多历史名人活动的轨迹和盐文化遗韵。     以泰州为中心的淮南盐场原本是淮盐的集中产地,史称“吴盐”。据考证,“吴盐” ...

盐场古韵今犹存
吴克嘉(泰州盐务局)


名人名城交相重

    悠久的盐税历史,给泰州留下了众多历史名人活动的轨迹和盐文化遗韵。

    以泰州为中心的淮南盐场原本是淮盐的集中产地,史称“吴盐”。据考证,“吴盐”的叫法在宋代以前非常流行,恰恰是特指以泰州为中心的淮南盐场所产盐。

    唐代大诗人李白、杜甫的诗篇中多次出现对“吴盐”的赞美诗句。李白在《梁园吟》中写道:“玉盘杨梅为君设,吴盐如花皎白雪,持盐把酒但饮之,莫学夷齐事高洁。”诗人杜甫在给友人的信中也多次对四川苎麻与淮南吴盐互为流通的情景有过描述:蜀麻久不来,吴盐拥荆门。

    唐代初期淮南,通、泰所产的食盐无固定销地,大多沿长江西行,淮水北上。销路之远至京都、川陕。杜甫《夔州歌》中“蜀麻吴盐自古通,万斛之舟行若风”之句,形象地描绘出淮南吴盐运销之广,万舟齐发的壮观景象。杜甫还在一首五律诗《白盐山》中描绘了泰州地区众多盐廪的雄姿。

    宋代泰州西溪盐监,曾有三位在此任过盐官的人,次第成为名倾北宋的当朝宰相。这三人是晏殊、吕夷简、富弼。另一位曾随父执官任在此读书的少年范仲淹,也在他们之后成为在任时间更长的北宋名相。范仲淹在泰州任盐官和兴化县令期间,其勤政为民的不朽业绩给后人留下了许多详实的文字资料和动人的传说。

    南宋时,宋、金两国疆界在淮河一线,此时江淮地区的盐产正值高峰期。南宋许多著名军事将领都曾驻守过淮南东路的盐场管辖区。建炎四年(1130年)七月,朝廷任命岳飞为通泰镇抚使兼泰州知州。绍兴三年(1133年)三月,朝廷又任命韩世忠为淮南东路宣抚使。南宋末年(1276年),抗金名将李庭芝任两淮制置使兼扬州知州。李庭芝与姜才以及泰州知州孙虎臣,为保卫南宋朝廷的最后一块疆土,在泰州运盐河旁尽忠报国,留下千古美名。当初宋朝军队拼死抗争保卫两淮地区大盐场的一个重要目的,即保护宋廷的两淮盐赋收入。

    元末明初,泰州出了由盐民出身的一文一武两位杰出人物———哲学家王艮和吴王张士诚。

    王艮,明代著名哲学家、泰州学派创始人,是我国历史上出身劳动人民家庭的哲学家。王艮自幼家境贫寒,在泰州安丰盐场一个“灶户”家庭度过了青少年时代,因不堪忍受盐工的悲惨生活,曾三次贩私盐到山东,积累了一定的资本,由此客居山东曲阜,早期接受了王阳明的“良知”学说,自成一体,创立“百姓日用即道”、“淮南格物说”,体现了强烈的平民意识和人文主义色彩。1523年淮扬一带大饥荒,王艮出面与泰州一王姓大盐商借贷二千石,赈济盐区灾民,又向巡抚请求开官仓放粮,其后又广施“药饮”抑制“大疫”,拯救了灾区数万盐民。

    元末明初,泰州白驹场盐民出身的一代吴王张士诚,率盐民弟兄揭竿起义,淮南盐场是张士诚的根据地。在泰州期间,他对当地百姓非常体贴关怀,留下了许多故事。他在叶甸仓场建大型砻谷场和军粮供应处,现原址仍留有一处保存完好的楠木庙宇。张士诚部将夏思恭在泰州北郊建新城,现渔行大街还有一处夏思恭祠。张士诚当初曾屯兵泰州城南徐家庄,后人为纪念他驻军时纪律严明、爱护百姓,特将徐家庄改为现在的白马镇,并在他当初拴马的白果树旁建了一处白马庙(今尚存部分)。

    清代诗文大家吴嘉纪、孔尚任与泰州有着不解之缘,为泰州盐文化写下许多不朽诗篇;两淮盐运使乔松年,在泰州、扬州建造了全国独有的盐宗庙;“扬州八怪”之一的高凤翰,在泰州创建了泰坝监掣署衙;民族英雄林则徐两次莅临泰州,并立碑勒石治理盐税、漕运流失……

    所有这些名人与泰州盐业的渊源,无不构成了悠久的泰州盐文化的华美篇章。

    历史“孤本”世奇珍———泰州的官河、盐浦、泰坝

    在古城泰州,盐业是一个根基产业,世代传承了2000余年。今天的城市遗迹中,我们仍可手抚目睹大量历史的“孤本”和世所稀有的盐文化之最。

官河

    元至正二十五年,朱元璋的大将徐达为北攻张士诚,从口岸开挖直通泰州南门的济川河(今南官河)。当初虽为战争需要,后来却为泰州水上运输及繁荣经济起到了巨大作用。清代太平军攻占扬州后,咸丰十年,两淮盐业在口岸设立淮盐总栈,转输淮盐出口达十二年之久。

    明清之间,泰州盐官上任,即从南门而入,皆仰赖该河,百姓称之为“上官河”;盐官卸任经卤汀河往北,市民称之为“下官河”。无独有偶,兴化市乌巾荡南北也有著名的上官河、下官河。

    此类盐文化的传说,都印证了唐代泰州筑子城碑上所记载的盐官“咸鹾赡溢,职赋殷繁”一说。

盐浦

    清代《两淮盐法志》中收录了一幅“泰坝过掣图”,从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古泰州各地标有“浦”的地方均为官盐收购的场所,遍布泰州城南、城北河道旁,有马浦、仓浦、板浦、棋杆浦、门楼浦、三房浦、霞浦、大浦、郁浦、南浦、西浦、石浦等十多处。盐浦之多在全国所有城市中绝无仅有。

    盐浦,作为明清时代朝廷指定收购官盐的集散地,用现代话来讲就是盐业批发部。

    千百年来,盐业管理在我国历来都是极为特殊的,官府明定各场灶生产的盐不得长途运输,须就近由各串场河运抵泰州集中收购。

    笔者在最近的调查中发现,有三四个重约百斤的清代石质盐砣散落在不同地方。这些巨型石质盐砣,见证了古代泰州各盐浦当时收购官盐的历史。

泰坝

    明清时代,泰州颇具特色的盐文化历史中,还以“坝”多而充分显示出地域性的城市文化。

    坝,原指建筑在河流中阻隔上、下水位的人工建筑。泰州历史上坝共有七八个之多,久负盛名的泰坝一度成为泰州的代称。

    泰坝,位于泰州南门外高桥东侧。原为明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朱元璋为治理里下河,分隔上、下河水位高低,使里下河免遭水患所建。当时往来盐船及客船须在此翻坝、掣验、换船续行。

    清代两江总督尹继善向朝廷提出:泰坝为引盐汇集之所,各场夹带私盐皆于此售货,稽查、抽检不可无专员经理。为此奉批准行,设泰坝监掣署。

    清雍正十二年,“扬州八怪”之一的高凤翰来泰任盐务督坝长。上任伊始,高沿袭前制仍在舟中“勾当”公事,后在今西仓大街,郁浦巷东侧建造了“泰坝掣盐署衙”。

    1984年文物普查时,在滕坝街居民家中发现林则徐道光十五年在此所立的《税务告示碑》。细读碑文,始知当初鲍坝在运盐河以北,滕坝在运盐河以南,“内通里下河各县盐场,外达口岸支河大江。”当时滕、鲍二坝盐船、南北货在此盘坝越绕,偷漏关税,令官府大伤脑筋。为此,林则徐曾两次莅临泰州调查,并从严整治,勒石公告,以示永禁。

    今天,从原址西侧一百多米的石质雕塑中,我们可以领略泰坝的恢弘历史。


古运盐河见证盐业兴衰

    两淮盐业,是我国盐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古称“煮海之利,重于东南,两淮为最”。

    西汉吴王刘濞建都广陵后,于公元前194年至187年,由扬州开了一条邗沟支道东通海陵仓,将沿海一带星罗棋布的盐亭、灶户所生产的盐,通过官府收购集中起来,源源不断地运往周边不产盐的国家。这条东通海陵仓的邗沟支道,就是我国最早的运盐河,也是两淮盐业的发源地。

    据道光《泰州志》记载:泰州有西、南、北三运河,即运盐河也。西运河自斗门镇而西二十五里至江都,旧名吴王沟;南运河自州南经南门高桥折而东,抵如皋及通州各盐场入海;北运河在州北经兴化至东台通十二(盐)场。

    千年流淌不息的运盐河,见证了源远流长的泰州盐文化的极盛和衰落。

    西汉以后,古海陵县作为我国海盐生产的主要地区之一,一度成为魏、吴争夺的主战场,人烟荒芜,久无守官治理,几次撤改,又数度复置。

    唐代安史之乱后,海陵盐监年产盐六十万石,成为全国盐产区四场十监中产量最高的地区。宋代绍兴末年(1161年),淮南东路泰州海陵一盐监课岁入600万贯以上,超过唐代一年的盐利收入。当时有人说:国家用度尽仰江淮,若阻绝不通,则上自九庙,下及十军,皆无以供给。明至清代推行的纲盐制等改革,朝廷给予盐商的特权、特利和泰州淮南大盐场提供的巨大盐源,使得扬州城市极度繁荣,盐商富可敌国。

    到了近代,明末至民国年间,海盐生产格局发生巨大变化,间隙数百年的黄河夺淮,大量泥沙使海岸线东移一百多里。加上海水日晒成盐技术的推广和陇海铁路的建成,使泰州地区得天独厚的滩涂资源和舟楫之利不复存在。延续一千多年的淮南大盐场海水煮盐落后工艺,很快被先进的低成本日晒成盐技术所替代。泰州盐业生产走向没落。

    悠悠二千多年时光早已遥远,曾经盛极一时的泰州盐业生产也已消逝,而古运盐河却奇迹般地保存下来,这是古城的一份值得骄傲和自豪的文化遗产。

    今天,运盐河仍静静地流淌在泰州新老城区的结合部,站在328国道的桥上,仍可俯视她修长的身影。只是,曾经宽阔的河道,已变得狭窄,两旁长满芦苇,芜杂的芦苇下,掩藏着她曾经的繁华。运盐河蜿蜒向东,波涛不惊,似乎在向后人婉转低回:这是古城泰州的母亲河,流淌在我身体里的,是历史悠久的泰州盐文化。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泰州网 苏ICP备08120664号-1 苏新网备2006016号  

版权所有 泰州网络宣传中心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