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州问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泰州问政 首页 文化 人物风流 历代名贤 查看内容

孔尚任与施仕伦“不睦”之谜

2012-6-1| 发布者: 泰州网| 查看: 4999

摘要: □程越华    清初剧作家孔尚任耗十余年心血,三易其稿,创作了一部传唱千古的历史传奇悲剧 《桃花扇》,因而垂名青史。斯人远去,桃花犹红。《桃花扇》正式问世310年来,不仅原版剧依旧在海内外艺林传唱,如今还 ...

□程越华
    清初剧作家孔尚任耗十余年心血,三易其稿,创作了一部传唱千古的历史传奇悲剧 《桃花扇》,因而垂名青史。斯人远去,桃花犹红。《桃花扇》正式问世310年来,不仅原版剧依旧在海内外艺林传唱,如今还被省昆剧院改编成青春版,唱响大江南北。因而,一代戏曲巨匠孔尚任的名字,再度被世人津津乐道。
    孔尚任在江苏泰州创作 《桃花扇》二稿,已成为不争的史实。 “促成”孔尚任创作该剧的一个关键人物——施仕伦 (清朝传奇小说 《施公案》之主人公、时任泰州知州),为何与孔尚任势不两立,并将时任钦差大臣的孔尚任逼避至破落不堪的陈庵,靠行乞度日?成为千古文史之一谜。孔、施因何交恶,究竟谁是谁非?我认为,不妨从以下四方面综合剖析,揭开此谜。
一个是孔圣人后裔一个是靖海侯之子
    古人言:不是冤家不聚头。康熙二十五年(公元1686年),黄河、淮海一带水灾严重,康熙皇帝为解除江淮水患,缓和民族矛盾和阶级矛盾,巩固其统治地位,决定兴修水利。当年秋,孔尚任荣封治水钦差,与工部侍郎孙在丰等一行官员南下淮扬,治理下河水利。由此,拉开了孔尚任传奇人生的高潮一幕,也拉开了他与施仕伦相交的序幕。
    孔尚任 (1648-1718),字季重,号东塘,山东曲阜人,是孔子的第64代孙,早年习攻科举之业,熟读四书五经。曾经应试,因时运不济而名落孙山,后隐居曲阜40多里外的石门山,结庐读书, “买山而隐”,如其在 《石门山集·买山卷》所言,过着 “野鹤孤伴,山鹿群陪”的生活。康熙二十三年 (公元1684年)冬,康熙第一次南巡,为笼络人心,北返时亲到曲阜祭孔,行三跪九叩首礼,又书 “万世师表”匾悬于大成殿。其间,孔尚任有幸于御前讲经、导游。康熙对满腹经纶的孔尚任大加赞赏,回京不久,即 “不拘定例,额外议用”,破格提拔他为国子监博士 (最高学府的教授)。面对这一宠遇,孔尚任特地写了 《出山异数记》,感恩戴德地说: “书生遭际,自觉非分,犬马图报,期诸没齿。”
    事隔两年,孔尚任即受封治水钦差,动身南下前,又蒙康熙于殿前 “天语劝劳”。可以说,此时的孔尚任是带着官场的得意和为民造福的豪情出发,希望此行能干一番大事,不负圣恩。据孔尚任在 《湖海集·诗文信札》中说,此次南下,携举家众亲 (有妻子、儿女、岳父、妻弟、族侄孙等,另有轿夫、马夫、男女佣仆、厨师等)约20人。当孔尚任举家携亲乘坐画舫来到其主要蹲点目的地——泰州,时任泰州知州施仕伦早已率一行官员于码头恭候,并将孔尚任举家安置于州府内,不仅居所宽敞,且 “供张衾裯,饮食盥漱之具无不全”。由此可见,孔尚任初到泰州时,是很风光的。
    施仕伦 (1659-1722),又名施世纶,字文贤,号浔江,福建晋江人,后被编入清朝汉军镶黄旗。其父施琅,出身海盗,原是郑成功麾下得力部将,后与郑反目,投归清朝。郑成功为坚守明朝江山,经过约一年血拼,于顺治十九年 (公元1662年2月1日),终于彻底从荷兰人手中夺回台湾,不幸5个月后病逝。康熙二十二年 (公元1683年),施琅向清朝廷请缨攻打坚守台湾的郑氏后裔,并于当年发起澎湖大战。该战中,施琅成功劝降郑氏后裔,使台湾正式回归清政府管辖。施琅因收复台湾有功,受封 “靖海侯”。
    澎湖大战时,25岁的施仕伦曾随父兄出征,并写下 《克澎湖》诗,深得康熙赞赏。其诗曰:“独承恩遇出东征,仰籍天威远建功。带甲横波摧窟宅,悬兵渡海列艨艟。烟消烽火千帆月,浪卷旌旗万里风。坐夺湖山三十六,将军仍是旧英雄。”次年,26岁的施仕伦未经科举应试,直接受朝廷封荫,出任江苏泰州知州。
    据史载,施仕伦能诗善文,著有诗文集 《南堂集》和 《倚红词》。又据清朝邓之诚 《骨董三记》、陈康祺 《郎潜纪闻》等史料记载,施仕伦“貌甚奇,眼歪,手卷,足跛,口扁。” “御赐讳不全,为人清白,五行甚陋。” “性警敏,听断如神,自司牧历大吏,清白自持,始终如一。”还说他 “比宋之包孝肃,明之海忠介,故俗口流传,至今不泯也”。因而成为清代传奇小说 《施公案》的主角,并被康熙口谕为 “天下第一清官”。
    孔尚任奉旨到泰州治水当年39岁,其时施仕伦才28岁。孔尚任不仅年长施仕伦11岁,且是同样未经科举受封的钦差大臣,又是孔圣人后裔,相貌端庄。可见相貌丑陋又年轻的施仕伦对孔尚任 “礼遇有加”,在情理之中。他将孔尚任举家安置州府内,也许是想彼此职余饭后,更方便切磋诗文。
    不久,两人受泰州已故诗人陈忠靖之子所托,共同选编陈忠靖遗作 《晓堂律诗》,并联名为该诗集作序。笔者注意到,该序之署名,孔在前,而施在后。由此可见,两人最初感情尚可,且施对孔很尊敬。
    诸多史料显示,孔尚任甫到泰州,泰州及周边地区的前朝归隐遗民,如冒襄、许漱雪、黄云、邓汉仪等,即相继慕名前往拜访。这些资深隐士屡辞清廷聘召,却对初来乍到的钦差大臣顶礼膜拜,可见是对孔圣人后裔之青睐,是奉行儒家思想之表现。而两年前,地方父母官施仕伦到泰州赴任时,却未受到此番礼遇。可见施仕伦引以为荣的随投清父兄征战台湾之捷仗,是令这些满怀民族气节的前朝遗民反感的,甚至认为是“卖国求荣”之举。因为当时,很多前朝遗臣归隐,奉行的是 “一臣不投二朝”。
    设想,这些在当地德高望重的前朝遗民频繁出入州府拜访孔尚任,施仕伦心理难免不平衡,甚至对孔尚任蒙发 “既生亮何生瑜”的嫉妒感。
(一)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泰州网| 泰州论坛| 家园首页| 群组首页|Archiver|( 苏ICP备08120664号-1 苏新网备2006016号

GMT+8, 2019-9-21 18:09 , Processed in 0.105006 second(s), 14 queries .

版权所有 泰州网络宣传中心 Powered by Discuz! Templates eric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