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州问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泰州问政 首页 文化 人物风流 历代名贤 查看内容

程璋——画坛巨擘

2012-6-1| 发布者: 泰州网| 查看: 4541

摘要:       程璋(1869—1936),字德璋,号瑶笙。祖籍安徽休宁,因祖父避乱泰兴,遂入籍定居于县城红袍街太平桥畔。清同治己巳年(1869)二月,程璋即出生于此。    程璋幼年家贫,父亲在泰兴从事典当业,后应朋友邀 ...

 
    程璋(1869—1936),字德璋,号瑶笙。祖籍安徽休宁,因祖父避乱泰兴,遂入籍定居于县城红袍街太平桥畔。清同治己巳年(1869)二月,程璋即出生于此。
    程璋幼年家贫,父亲在泰兴从事典当业,后应朋友邀请到常州典当行担任管楼,负责管理典当质物的仓库。程璋13岁时随父至常州习典业,专司卷包。他工作井井有条,典主很为信任,拟加擢升,他却向典主婉谢说:“才力不胜,反恐败事。”实质他志不在此。他从小性喜绘画,购置了许多画册作为范本。因卷包工作比较容易,他便常利用业余时间涂抹点染。典主爱其有丹青天才,觉得他暗中摸索,无人指导,易走弯路,便出资让他拜当地画家汤润之为师。不到两年,程璋画艺大进。他父亲病逝后,留给他一千多元的积蓄,他便用来购买日本出版的书籍画册,悉心进行研究,为他日后在绘画上卓有成就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他在学习中逐步悟出一个画理,即“万物毕肖其生”,认为作画必须详知鸟兽虫鱼以及一卉一木的性状,否则有乖物理,失却画的真实。
    父亲去世后,程璋离开典当到常州粹化学校任图画和博物教员。后来他到上海的中国公学,和宋教仁等同执教鞭。后他又应苏州草桥中学之聘。他既精博物,又擅图画,因此上课喜剖析说明,且在黑板上作画描绘,以补标本之不及。由于易于领会,深受学生欢迎。他先后培养出不少杰出人才,如教育家叶圣陶、历史学家顾颉刚、画家吴湖帆、雕塑家江小鹣、近代文史掌故作家郑逸梅等都曾亲受其教泽。后来,他离开苏州,束装北上,到清华大学任讲师,造就了更多的人才。这时,他的画艺已名满画坛。程璋晚年南返,寓居上海,鬻画自给,直至去世。
    程璋成年后即被誉为全能画家,花卉、翎毛、草虫、走兽、山水和人物,无所不能,无所不精。他的老友许超评论说:“吾国以丹青驰誉者,唐以前无论矣。若宋若元若明若清,或长山水,或长人物,或长翎毛花卉,一时之精研画学者,代有名流。顾专攻一艺者有之,兼擅众长者几未之有,有之则当自休宁程先生始。其画山水也,层峦叠嶂,气象万千;其画仕女也,纸上真真,呼之欲出;其画花卉也,生香活色,妙造自然;其画动物也,无不毕肖其状。技至此,可谓神矣。”
    程璋在现代绘画史上是一位创新派画家。当时的画坛被苏南吴门四王的画风所笼罩,大家墨守成规,不敢越雷池一步。而程璋参用西方绘画技法,创新透视画法,结合写生,形象真实,色彩浓丽,构图别致,能在风行画派之外自创新貌。清代泰兴季应召画猫最有名,人称“季猫”。程璋画猫,以纯古之画法,融合西洋画理,于写生中重写神,简直把猫画活了,确有其独到之处,若用放大镜看,会显现阴阳透视之妙。金铽题诗赞日:“江乡风物季家猫,海上寓公名益高。乞与成都伴琴鹤,归装他日发轻舠 。”(金铽《邑人吴筱衫以程璋画猫贻马县长,属题其端》)但是保守派却不以为然,认为程璋的画不是正宗,甚至斥为“野狐禅”,将其摒弃门外。实质他的画能结合实际生活,富有创造性。评家认为:“即就艺术而论,也足和任伯年、吴昌硕、徐悲鸿并列。”(郑逸梅《艺坛百影》)
    他的画作以《九秋九虫图》为最。六尺巨幅,魄力雄伟,形态妙肖。自古以来画家只作九秋图,画九种秋花从未有与九种昆虫并列的。这是仅见之品。他造诣既高,又不断研究,故能推陈出新。他对绘画,持论有独到之处。他曾和学生论画说:“赵昌的写生,徐昌的没骨,虽说是生香活色,然总不及真花卉的妍丽艳冶,这是什么缘故呢?原来花瓣的薄膜上有无数的水泡,水泡起反射作用。丹青缣幅,这一点就无法做到,所以比真花卉也就打了折扣。”这种说法,可谓道人所未道。
    程璋的画艺享誉全国。但他很谦虚,从善如流。据说一次他画秋葵,作一直幅,满页都是盛开的花朵,或正或反,或高或低,绰约浓郁,一片芳菲。画好后,他自我欣赏,相当满意。但有人告诉他:“秋葵是次第开放,决不同时竞艳的。”程璋听后立即撕去原稿,重新作画。
    程璋的画在海上很受欢迎,尤其颇受沪商的青睐,所以他的画价定得特别高。当时吴湖帆在上海滩已经成名,一幅扇面定价大洋32元,折合大米约6石。可是程璋一幅扇面,高至108元,令人咋舌。然而找他画画的仍应接不暇,甚至出现沪上日本商人排队竞购的场面。
    程璋平时生活俭朴,不近烟酒,不乱花钱。日常仅一荤一素,出入乘公共车辆。家具多购自旧货店,长几缺一足,用煤油箱垫着。尽管如此,他却喜济人危困,曾说:“我得天独厚,福当和人共享。”一年岁暮,一个经常为他剃头的人给他送来两瓶酒,程璋知道他必有事相求,一问果然是负债难以过年,恳请赐他一画。程璋立即展纸挥毫,给剃头匠作画一幅。剃头匠再三道谢,拿画到市上卖了个好价钱,不但还清了债务,还用余款买了年货回家。
    程璋一生酷爱收藏。他作画收入颇丰,同时又依靠上海新亚药厂老板许超帮他做药生意,收入几乎都用于收藏。因此,他的藏品颇为可观,仅书画收藏当时价值就达30万大洋。他17岁结婚,生子早卒,后来夫妻关系不甚融洽。他居上海作寓公,妻独居泰兴故宅,不相往来。他死后,所有遗物照遗嘱分为三份:夫人、侄子和义子每人一份。他收藏的三代铜器,据说藏于泰兴,但不知去向,无从查考;另有一大瓷匣,精致异常,贮有印泥,是慈禧太后用品,为大内旧物。程璋去世后,他的收藏由其生前好友泰兴杨体仁(1869—1957,字静子,号宛叟,肆力书学,晚年鬻书海上)代为保管。“文化大革命”中,杨家被抄,程璋的遗物亦不知下落。
    晚年,程璋双目失明,曾人医院施行手术,既愈出院,在家休息。有一天,忽得家乡来信说:他的故居被其侄子寅生卖于他人了。他一时大怒,过了一天,双目茫然看不清东西。他请教医生,医生说:“眼病忌怒,一怒之余,血液上冲,病不可为。”经商恳,医生答应他来春气候暖和时再施手术。及春再治,因其年老体弱,只治愈一目。这时他虽不能绘画,却能作擘窠大字。篆刻家朱其石为其刻“盲人骑瞎马”五字印,钤于写件上。他调养数月后,再往施治另一目。不料医生为之作体检时,捏伤其肝脏,从此一病缠绵。后程璋心脏病发作,结果不治而死,终年68岁。上海各界为之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金铽代表故里泰兴致祭文。程遗体葬江湾上海公墓,杨体仁撰墓志铭。
    程璋曾亲自遴选自己的佳作,于1932年冬出版了一本画册。他去世后,遗画80余帧,由商务印书馆采用珂罗版照相制版精印《程瑶笙先生画集》发行,其学生胡适之(后与程曾同事)为之题签。程璋的画作流传于世尚不少,故宫博物院藏有其《双猫窥鱼图》等,泰兴市博物馆亦藏有其《墨竹图》和《猫戏图》,乃杨体仁旧藏。传他画学的,有郑集宾、柳渔笙、何德身、刘延汾。郑、柳是私淑弟子,何、刘是及门弟子。程璋兄竹君亦善画竹。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泰州网| 泰州论坛| 家园首页| 群组首页|Archiver|( 苏ICP备08120664号-1 苏新网备2006016号

GMT+8, 2019-8-18 15:48 , Processed in 0.093600 second(s), 14 queries .

版权所有 泰州网络宣传中心 Powered by Discuz! Templates eric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