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州问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泰州问政 首页 新闻 市内媒体 查看内容

炮击受伤,他没离开渡江火线一步

2019-4-15| 发布者: kelly| 查看: 361

摘要: 吴宝珍老人保存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吴宝珍老人。半辈子的“戎马”生涯,吴宝珍无数次穿越在生死的边缘线,相继参加了抗日战争、淮海战役、渡江战役——走出时,他是不满18岁的青葱少年;归来时,他 ...
吴宝珍老人保存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吴宝珍老人。

半辈子的“戎马”生涯,吴宝珍无数次穿越在生死的边缘线,相继参加了抗日战争、淮海战役、渡江战役——

走出时,他是不满18岁的青葱少年;

归来时,他已是带着伤疤的勋章英雄。

半辈子的“戎马”生涯,他无数次穿越在生死的边缘线,抗日战争、淮海战役、渡江战役……到现在95岁,吴宝珍依然腰杆挺得笔直,目光如炬。回忆起自己的一生,老爷子永远忘不了参加革命时家乡的那一片高粱地,还有母亲站在门口的样子。

一艘船一个排 

炮火中勇敢游向长江南岸 

吴宝珍老人出生于泰兴市宣堡镇宣家堡刘家荡公社戴荡大队,与记者一见面,老人一贯冷峻的脸上露出笑容,跟邻居介绍说,这是我们家乡的记者,来记录我以前的故事。

吴宝珍回忆,1949年,毛主席发出命令: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当时的渡江地点,最窄的地方也要划上十多公里,没有大船,只有老百姓的小船。

战役开始前,吴宝珍和战友们开始一系列高强度训练。连队里的战士多是北方人,“旱鸭子”较多。那时候春寒还未退,河水冰冷。“先由我们这些会水的指导,让北方士兵学会游泳,然后训练速度,我们几乎天天泡在水里,从早游到晚,每天都要游上十几公里。”吴宝珍说,当时部队还要收集各种类型的木船,并且自制运送火炮、车辆、骡马的竹筏和木排,还开辟了从湖泊通向长江的引河,船只隐蔽集结在江堤之下。

虽然已经过去70年,老人清晰地记得,那是麦子刚黄的时候,部队下午四点在七圩港汇合,江堤上排好了大炮,开始密集向长江南岸轰击,而他们则沿着江边筑工事,一枚从江对岸打来的炮弹落在吴宝珍身后,弹片击中了他,但大战已经拉开,来不及包扎治疗,简单止血后,继续行动,在江岸等待渡江。由于江南游击队的行动,对面的炮火越来越少,晚上九点,天色渐暗,吴宝珍和战友们终于等到了来自江南的信号。

一个排一艘小船,开始从不同位置渡江,船工带着他们在炮火中穿梭。离岸边还剩几十米的时候,战士们纷纷跳下船往对岸奋力游去,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完成占领南岸的任务。吴宝珍回忆,等战斗完全结束的时候,天亮了,敌人的飞机开始进行轰炸,战友们就躲进麦子地、树底下,待飞机一走,继续向前推进。一晚上要行军五六十里地,部队后继任务是火速前往常州东边的一个镇,保护好三个工厂,分别是面粉厂、火车头工厂,还有发电厂。“我们有严格的纪律,不许打扰老百姓生活,一路都是睡在马路上。”吴宝珍说。

等到其他队伍来代替,吴宝珍所在队伍继续向南往杭州方向进发,直至推进到福建的海边。“每到一处,我们都会自豪地跟群众说,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你们可以回家了。”群众回家了,吴宝珍却没法回家,他担任常州军分区独立一营三连的支书,开始执行剿灭国民党残部的任务,并荣立剿匪个人三等功。

16岁参加革命

死里逃生身上留下许多伤疤

“我是1925年生人,那时候村里95%以上都是穷人,大家勉强挨日子。我们家七分薄田要供七口人吃喝,日子过得相当艰难,一天能吃上一碗稀粥已经很好了。”16岁的吴宝珍被送到裁缝店学手艺,每天早上五点开始起来干活,一天实在累得不行的他多吃了两碗米粥,被师父骂了半天,一气之下,他脱下师父给买的外套,穿着破破烂烂的褂子,跑去报名参加抗日游击队。

“我才16岁,人家嫌小,不肯要,当时的游击队都是本地人,互相认识,就说算了算了,就当他18岁吧。”那时候的高粱才半人高,母亲站在门口看着吴宝珍走了。

“枪是主力部队淘汰的,卡壳,每天都要不停地给枪膛擦油。”吴宝珍说,游击队主要负责给当地日伪军制造麻烦。当时的泰兴有一个排的敌军,四五十个人,包括日寇和汪伪军。他们配备的都是最新式武器。“我们那六七个人的队伍,是根本打不赢的,就是捣乱,让他们不得安宁。”吴宝珍说。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投降,国民党开始在根据地反复扫荡。吴宝珍被安排做乡书记,负责清查哪些人已经向国民党投降,把被打乱的地下组织重新整理好。

“我要把失散的人联系起来,重新建立起泰兴的组织。”老人说,如今电视剧里演绎的场景,也有很多真实的部分,地下党的存在是他们的重要信息来源。“我至今不知道具体有哪些人,只知道他们统称为地下党。靠着他们搏命的行动,我们才能精确地掌握情报,包括哪些人已经投敌,以及敌人的武器配备和人员情况。”完成泰兴组织重建任务后,吴宝珍被调到区中队武装部队,开始正经地跟敌人硬对硬打仗。从那时开始,吴宝珍经常一年半载回不了一趟家。

1948年底,身体素质过硬,并且斗争经验丰富的吴宝珍被调到县独立团,带领六旅十七团六连进行战斗,受当时的苏北军分区一分区——也就是陈毅和粟裕将军领导。“我们当时的斗争方式很多,运动战打得最多,坚持三不打原则:消耗战不打,打不赢不打,光浪费子弹的也不打。”

吴宝珍说,从参军开始,心里就清楚牺牲是必不可少的,只记得身边的战友走了一批又一批,模模糊糊还能记得他们的脸,名字都对不上号,有人牺牲时,只能偷偷地到泰兴城东门把他们埋了。“太多人缺胳膊少腿。”老人说自己是万幸,死里逃生,身上留下了许多伤疤。

红色血液代代相传

他的子女全部都是军人

在儿子吴继民的记忆中,父亲缺席了兄妹的成长时光,一直在各个地方带兵。母亲也是泰兴人,比父亲还要早参加革命,但是有了他们几个之后,就在家全职照顾孩子。他们兄弟姐妹四个都在石家庄出生,在军队大院长大,后来也都成了军人,“家里陆海空什么军种都有。”

“父亲是个不苟言笑的人。1953年由地方部队挑选进入第四航校担任二大队参谋长,当时战士只要听到是参谋长负责训练,就慌得不行,因为他十分严格。”对于渡江战役的历史,吴继民从小就听父亲讲过。

从部队转业时,吴宝珍要求回泰兴,却因种种原因被安排到石家庄。

晚年生活,吴宝珍搬了几次家,他的解放勋章和各种奖章一直由大女儿保管。后来大女儿去世,那些老照片和奖章失散了一大部分,现在吴宝珍身边只留有习近平主席颁发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1框架
2

泰州网| 泰州论坛| 家园首页| 群组首页|Archiver|( 苏ICP备08120664号-1 苏新网备2006016号

GMT+8, 2019-4-25 02:52 , Processed in 0.109200 second(s), 17 queries .

版权所有 泰州网络宣传中心 Powered by Discuz! Templates eric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