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州问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泰州问政 首页 新闻 市内媒体 查看内容

开绿破解畜禽养殖污染难题

2019-6-12| 发布者: kelly| 查看: 2557

摘要: 养殖区都贴上了监督牌,每周给养殖户打分。敏丽摄河水潺潺、草木葱茏、麦香阵阵,进入泰兴市分界镇开绿村,一幅夏日的乡村美景在眼前舒展开来。“与三年前相比,开绿村可以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开绿村党总支书 ...

养殖区都贴上了监督牌,每周给养殖户打分。敏丽摄

河水潺潺、草木葱茏、麦香阵阵,进入泰兴市分界镇开绿村,一幅夏日的乡村美景在眼前舒展开来。

“与三年前相比,开绿村可以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开绿村党总支书记周玉春不由得感慨道,这多亏了“户用蓄粪池+田头调节池+大田利用”治理模式的推广,彻底破解了村里畜禽养殖污染难题,还村民们一片绿水蓝天。

养殖大村倍受污染煎熬

这段时间,开绿村王桥五组、七组和八组的美丽乡村示范庄台工程正在抓紧建设。

根据计划,今年9月,开绿村将接受相关部门验收,创建成泰兴市美丽宜居乡村示范村。

对于这样的目标,周玉春过去想都不敢想。三年前的开绿村是分界镇数一数二的畜禽养殖大村,养殖户一度达到100多户,鸡鸭7万多羽,生猪8000多头。

与养殖规模对等的数字是,村里大大小小的露天粪坑达到200多个。由于长期没有采取有效的治理,臭味熏天、污水横流、蚊蝇成堆,成了开绿村躲不开的“标签”。

周玉春的印象中,自2008年担任村“一把手”后,他有95%的精力用在了处理村里畜禽养殖污染引起的各种矛盾。“有养殖气味熏天引起的邻里口角,有养殖粪污直排河道引起的养殖户与养鱼户的冲突,还有养殖粪污直排渠道引起的种养户矛盾等等。”周玉春告诉记者,每年他要奔波处理畜禽养殖污染引起的大小矛盾近百起,简直是焦头烂额。

“以前,村里河道里的水发臭发黑,农田灌溉都成了问题。亲朋好友也不怎么愿意登门。”提及过去的环境,村民丁左勇心有余悸。

疏堵结合破解污染难题

一边要致富,一边要环境,如何才能两全?这样的矛盾,并不仅仅存在于开绿村一个村。就整个泰兴来说,泰兴是传统的畜禽养殖大县,各类畜禽养殖折合生猪年存栏近80万头,年上市量110万头,产生养殖粪污140多万吨。

2016年,结合本地实际,泰兴投入1000万元,率先在开绿等村试点推广“户用蓄粪池+田头调节池+大田利用”模式,疏堵结合治理畜禽养殖污染。

“户用蓄粪池+田头调节池+大田利用”治理模式,对每个场(户)根据现有养殖规模,按照每上市一头猪配备0.4立方米蓄粪池的标准增建或新建粪污处理设施,粪污再通过输送管道或运粪车输送到田间调节池备用。目前,开绿村建有68个大田调节池。

开绿村六组养殖户周开泽现养殖蛋鸡1200羽。在鸡舍外,记者见到了他自建的10立方米户用蓄粪池,为避免气味泄露,蓄粪池被水泥板盖得严严实实,只留小小的进出口。由于离大田调节池不过几十米,每隔1至2个月,周开泽就会通过输送管道将蓄粪池的粪污输送至大田调节池,而大田调节池紧靠田边,每到农忙时农户们就通过输送泵将粪肥播撒至田间。“每个大田调节池容量达到50立方米,通过大小池的调节,鸡舍的养殖粪污储存、排放问题得到了根本解决。”周开泽说。

为了进一步加强畜禽养殖污染治理,去年,分界镇在推广“户用蓄粪池+田头调节池+大田利用”治理模式的基础上,推出“3456”工作法,即建立完善对养殖户的日常管理、镇村监督、考核考评3大体系,明确无直排、无异味、无扰民、无举报4项标准,强化摸底、排查、治理、关停、减量5项措施,落实严禁新增、严禁出租、严禁收好处、严禁说情打招呼、严禁充当保护伞、严禁不担当不作为“6个严禁”。同时镇村干部分工负责,每周对养殖户打分考评,连续三次考评低于80分的,给予关停取缔。

与此同时,开绿村还专门将畜禽粪污治理写进了村规民约,其中明确对养殖户乱排乱放粪污行为进行处罚。2017年,该村五组一养鸡户偷偷将粪污排至沟渠,被村民举报后被处以8000元的罚款。“近两年,村里再没有发生过一起养殖粪污乱排放现象。”周玉春说。

种养业态步入良性循环

从2017年开始,开绿村种田大户汪正国就多了个新头衔——村畜禽粪污运输服务队长,负责组织拖拉机将距离大田调节池远的养殖粪污,运送至大田调节池。

汪正国经营着一家千亩农场,在他看来,这些养殖粪污可是农场最好的肥料。他曾经算过这样一笔账:与用复合肥料相比,用畜禽粪肥,每亩可以节省40元成本,并且出产的农产品很“绿色”。“除了投入点精力外,刨去人工、运费,基本不用花什么钱就能用上有机肥,这笔买卖很划算。”汪正国说。

一个可喜的现象出现了,随着农业种植规模化、生态化,开绿村产生的畜禽养殖粪肥成了村里农场主争抢的“香饽饽”。“一个50立方米的大田调节池可以供应50亩以上的农田用肥,非常适合规模化种植。”周玉春说。

承包170多亩土地的农场主顾留章,虽然没有参与村畜禽粪污运输队,这些年却主动到养殖户门上拉粪肥。退伍军人徐红兵回村办起了有机肥料加工厂,每年可消化本村十多户养殖户的粪肥,每车收购价120元。“想不到人人眼中厌恶的粪污,现在竟然能卖钱,成了宝。”养殖户周建林开心地说。

同样开心的还有周玉春,他再也不用为治理畜禽养殖污染发愁头疼了。现在,周玉春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村庄建设中,拓宽道路、整治河道,打造美丽庄台等等。去年,该村全域环境整治通过泰兴市政府验收。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1框架
2

泰州网| 泰州论坛| 家园首页| 群组首页|Archiver|( 苏ICP备08120664号-1 苏新网备2006016号

GMT+8, 2019-6-17 13:19 , Processed in 0.109200 second(s), 17 queries .

版权所有 泰州网络宣传中心 Powered by Discuz! Templates eric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