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州问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泰州问政 首页 新闻 资讯 健康/教育 查看内容

姜堰故事大王黄稳成新作《风情与传奇》 序

2020-6-10| 发布者: tzw2010| 查看: 3668

摘要: 童年夏天的夜空,银河高悬,满天星星眨着眼睛,四野里纺织娘不停地“唧唧复唧唧”,无数萤火虫点着忽明忽灭的灯四处寻觅。洒过水的乡场上,麦芒和草自燃袅袅飘起的驱蚊烟,带着艾蒿的淡淡香气弥散开来。一方小桌旁或 ...


童年夏天的夜空,银河高悬,满天星星眨着眼睛,四野里纺织娘不停地“唧唧复唧唧”,无数萤火虫点着忽明忽灭的灯四处寻觅。洒过水的乡场上,麦芒和草自燃袅袅飘起的驱蚊烟,带着艾蒿的淡淡香气弥散开来。一方小桌旁或十几张凉席或凉匾里纳凉的一群小伙伴,缠着十七八岁的讲故事人缪荣启。他13岁独自闯上海,是个膀子上跑马的人,也许他常泡在位于上海西藏南路的大世界,看多了游艺杂耍和南北戏曲、曲艺节目,会讲《张生跳粉墙》《薛仁贵征东》《王宝钏困窑堂》等,四周静得只听得见小河里蛙声一片,鱼跃水声,蒲扇扑打声,麦草的哔卟声。那场景60多年过去了,我至今犹如昨日。听故事,这是我童年唯一接受知识的方法。

      任过小学校长的黄稳成先生和我都是在泥巴中滚大的孩子,童年听故事中成为我们的奢侈品。一晃现在都是七老八十的人了,他嘱我为他20多年来创作的《风情与传奇》 作序,我仍然像嗜酒的人闻到了酒香欣然接受。

黄稳成在省市区报刊上发表了近200篇引人入胜的故事,在姜堰,在泰州,大凡喜欢读报的人,几乎没有不熟悉他名字的。如今社会上出书如潮,有人没多少文章也七拼八凑,烧虾等不得红急急地出书。按照发表的文章数量和质量及社会影响,稳成早就该出书了,可是他一直坚持不出,总谦虚地说“等等”。 十几年了,他出书应该是瓜熟蒂落,可他发表那么多文章就是不出版,你说让读者急不急?2018年他已经82岁了,在朋友们的再三劝说下,才有了读者面前这本沉甸甸的人文历史厚重,妙趣横生的故事书。

      读《风情与传奇》不禁使我想起朋友们称他办事稳成的赞誉,他为人、做事、写作稳成,人如其名。他说话轻言悄语,走路不急不缓,举手投足,一脸微笑,一看便知道是个办事稳成的君子人。这样的风格也体现在他为文的风格上。姜堰写文史、说故事,动笔时间之长,故事之多,发表率之高,莫过于稳成。可以这么说,他从20多岁姜堰中学毕业后写起,写了一辈子文章。他没有什么头衔,只有一个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的名号,因为他对那些花帽似的头衔不感兴趣。他感兴趣的是把家乡的故事变成文史流传下来,因此他在家乡读者和老百姓心中留下了更让人心怡的精神。他参与了我区历年来许多文史资料的主编和写作,善于和文友合作共事,尊重和保护文友的意见和知识产权。每当他从事编写工作时,我都毫无保留地将自己掌握的资料甚至暂不外传的胡氏资料也和盘托出给他,我信任他。他也一如既往地支持我写有关胡氏的传记文学。原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祖上四代人前后100多年,都曾生活在他的家乡白米镇腰庄村四队(今白米村 24 组,百姓游园圆沟内,又称胡大房),其高祖以下四代人曾在姜堰镇、白米镇等地先后开过七家茶叶店,并为地方公益事业作出了贡献。我所了解的胡大房这一线索就是黄稳成第一次向我提供的。2000年秋天,在得知这一信息后,我立即和作家丁正元骑车18里前往胡大房,并由此至今开始了长达16年的第一次调查,前后去过30多次,写成了6万字的《胡大房》。2010年元旦,当我告知我受市委领导嘱托主编《姜堰名人》一书时,由于稳成对全区人文历史情况熟悉,又主动多次到我家来积极提供了十几篇名人资料,有的还写成美文。他那篇写原蒋垛小学校长孟运荣为毛主席诗词改两个别字的文章,为《姜堰名人》一书频添了花絮增加了可读性。

       黄稳成以讲故事的形式在姜堰作者出版书籍中当属首例,很有个性特色。该书故事比较系统、全面地从各个不同侧面生动地介绍了历史上散落在姜堰城乡角角落落鲜为人知的事,是五光十色的各种品味的精神大餐,是赏心悦目的文学佳作,是街谈巷议的情感故事,是资政育人的珍贵文史,是爱国爱乡的乡土课本教材。稳成的故事都是采访的第一手资料,开辟的处女地,不像读有些人的文章摘摘编编,似曾相识。故事短小精悍,适合口头演讲,好懂好记,读后留痕。像《五女抗倭》《陈老总三付饭菜款》等故事流传很广。

       翻开姜堰出版的林林总总的地方文史书籍,可以看到黄稳成参与写了不少文章。白米、蒋垛、娄庄镇的《风情录》里录下了古镇民俗风情,《魅力俞垛》《风采白米》展现了俞垛、白米镇人的奋力开创的拼搏精神。参与收集的《泰州对联集成》填补了地方对联的空白,编写的溱潼镇《旅游文化丛书》描绘了溱湖风光。黄稳成是个写作的大忙人,一年到头一天到晚不得闲,就像个巧木匠活计全年都安排得满满的。他在完成《三水》系列丛书中的约稿后,又投入编写《姜堰老字号》《姜堰徽商》;刚刚帮助一个老干部写好一篇回忆录,又应邀采编姜溱两镇的老街古巷;最近应邀参与编写姜堰、白米古镇系列丛书,全面系统地展示两个古镇人文历史的辉煌;手头工作还未结,家乡一把手又亲自登门,请他主《白米志》。他前后参加编辑写作了十多本文史著作。他还是《姜堰日报》重要撰稿人,为《人文三水》栏目写了好多文章,使姜堰深厚的文化底蕴得到了进一步弘扬。

      黄稳成为了挖掘、搜集地方文史资料,这些年跑遍了姜堰区大部分乡镇和一些人文历史深厚的村落。为了完成撰写任务,他经常风里来雨里去采访,起早带晚伏案写作。写作既要动脑又要动腿动嘴,十分辛苦。有一次,他到一个乡村去采访搜集民间传说,因为雨后路滑,跌入一条干沟里,伤了髌骨,膝盖顿时肿得像馒头。为了不失约,他忍痛找了一根树棍当拐杖,一瘸一拐地坚持到目的地完成采访任务。在采访当年曾给陈毅送过饭菜的周姓老人时,老人中风卧床,口齿不清,他侧耳靠在老人的嘴边,花了半天工夫一字一句记录下来。后来,他据此写了一篇《陈老总三付饭菜款》的文章,刊登在上海《大江南北》上,并荣获杂志社的优秀作品奖。

      黄稳成在教育工作岗位上踏踏实实工作了40年,1997年从学校退休近20年来,一直热心社会志愿服务。帮助社区建立健全档案,撰写计划总结,制订规章制度等,全部是无偿服务。他获得了20多项荣誉称号:“姜堰镇优秀共产党员”、“三个文明建设先进个人”、“姜堰镇关工委先进个人”、“泰州市优秀网吧义务监督员”等,先后获得的奖状有40多本,受到有关部门多次表彰。2016年,黄稳成被推选为“泰州文明达人”。

       黄稳成患有高血压、心脏病,心肺动过大手术,安装了起搏器老伴看到他这样劳累,心疼地说:“你整天不注意休息,有福不享,自讨苦吃!”也有人说“既没名,又无利,参加志愿服务有啥意思?”黄稳成说:“是祖传的好家风好家训促使我永不停步。我家的家训是,‘年常少、精常足、劲常鼓、体常勤、腰常正’,称为‘五常训’。‘年常少’是家训对我提出的要求。人老了,缩手缩脚,就会变得老态龙钟。精神振作,人也就会越来越年轻。我想,不停地释放自己的余热,就等于把生命延长。”

        笔者看到邻人一少妇给5岁的儿子朗读手机上的故事,那孩子眨巴着两只大眼睛,听得十分入神。我忽然想到祝愿耄耋之年的黄先生创作出更多更好的故事,走进千家万户的手机,走进儿童,走进青少年。


          缪荣株  原载《泰州晚报》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泰州网 苏ICP备08120664号-1 苏新网备2006016号  

版权所有 泰州网络宣传中心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