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州问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泰州问政 首页 新闻 资讯 机关事业 查看内容

戴南镇被中国环境报推介为“十三五治污攻坚”典型——不锈钢产业迈向绿色未来 ...

2021-1-13| 发布者: tzw2010| 查看: 4412

摘要: 江苏省兴化市戴南镇下力气治理大气污染助力高质量发展不锈钢产业迈向绿色未来江苏省兴化市戴南镇。阳光下,操场上,一群孩子正在老师的带领下跑步。就在3年前,即便是自由活动时间,本该活蹦乱跳的孩子们,却因为害 ...
江苏省兴化市戴南镇
下力气治理大气污染
助力高质量发展不锈钢产业
迈向绿色未来

江苏省兴化市戴南镇。阳光下,操场上,一群孩子正在老师的带领下跑步。



就在3年前,即便是自由活动时间,本该活蹦乱跳的孩子们,却因为害怕室外难闻的味道,宁愿都窝在教室里,也不愿意去操场活动。

3年后的今天,体育老师张伟看着孩子们活泼欢笑的样子,感慨如今在学校能感受到“空气特别清新”,孩子们终于能“自由自在地奔跑了”。






白手起家:
没有资源的小镇瞄准不锈钢产业

戴南镇有一个响亮的名字:中国不锈钢之城。但戴南本身却没有矿产资源。这里河网纵横,是里下河地区著名的“鱼米之乡”,但水网交错也限制了戴南人走出去的脚步。加之过去周边的民营经济欠发达,成了束缚戴南发展的第一道“门槛”。

如何在经济发展的浪潮中找寻自身定位?这座具有千余年历史的水乡古镇,开始尝试在没有矿产资源的土地上发展“自己的产业”。

铁匠群落是戴南的特色。戴南人从这里入手,开始寻找致富的道路。

1965年,戴南首次引进不锈钢拉丝工艺,把收购来的不锈钢边角废料经一系列工艺流程制成了不锈钢钢丝。从20世纪60年代农民手推肩拉外出“收破烂”起步,戴南的不锈钢产业开始成长。

借着改革开放的东风,戴南的不锈钢产业迅猛发展。上个世纪末,全镇有数百家企业通过回收废旧不锈钢并利用中频炉进行熔炼,加工成各种不锈钢棒材、线材、型材等产品。

时至今日,戴南已成为中国最大的不锈钢原料及制品集散地,成为了中国的“不锈钢航母”。除了本地从事不锈钢产业的人员外,还有数万戴南人在全国各地经营着与不锈钢产业相关的生意,形成了“哪里有戴南人哪里就有不锈钢”的局面。

不锈钢给戴南带来巨大的财富,让戴南人的钱包鼓起来了。







黑烟滚滚:
钱包鼓了,可环境怎么办?

在许多戴南人的回忆中,2013年-2015年的生活充斥着“浓烟”和“异味”。
“早上晒件衣服还是白的,晚上回来就变成黑的了。”
“就连大企业聘请的专家都搬出了条件优越的公寓房去职工宿舍住,烘房的味道实在是太呛人了。”

不锈钢产业给戴南人带来了财富,但也带来了“烦恼”。

“戴南镇的企业数量和密度确实大幅高于周边地区。”戴南镇生态环境局局长夏立进说,“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的矛盾不断加剧,在2013年-2015年时达到巅峰。”

“烘房”是戴南的一大“特色”。据夏立进介绍,烘房是不锈钢回收产业链预处理的一个环节,其主要污染物是废旧不锈钢中含油杂质、废塑料膜燃烧产生的大量废气。此外,不锈钢产业冶炼、轧制、表面处理等其他环节,也会产生颗粒物、粉尘、VOCs等污染物。

空气污染成了戴南人的心病。有人怨声载道,有人闭门不出,更有人另寻住地。

环境污染,让“不锈钢航母”蒙上了一层灰色,也成为摆在戴南人面前的第二道“门槛”。







蓝天回归:
精准“切一刀”,破解产业和环境矛盾
杭一根仍然记得自家企业的“烘房”被砸的那一天。只不过,动手砸掉自家烘房的人,是他自己。

他说,烘房虽然是当年发家致富用的,但看到戴南的空气成了那样,自己亲手砸掉烘房,也的确是发自内心。

“我愿意为了家乡的大气环境砸了它。”杭一根说,“做企业,也要为家乡环境做贡献。”

2016年12月,戴南镇全镇471家烘房悉数退出历史舞台。但此前,也有个别人站出来反对,认为关停烘房会带来安全隐患,同时影响不锈钢产品质量。



但关停烘房是势在必行,没有回头路。
戴南镇规划建设局副局长夏巍说:“我们很重视行业的意见,多方面请教了行业专家,广泛与本地专家沟通研究,最终,政府、市场、群众取得了共识,大家都认识到制约戴南大气环境质量最大的因素就在烘房。只要采用质量较高的原材料,就可以避免行业会长提到的问题。”

2017年2月,酸洗行业专项整治启动,关停80家酸洗加工户,组建环保公司,实现“酸洗集中”。

2018年5月,冒着产业链断裂的风险,全镇353家中频炉企业全部采取停产整顿措施,687台中频炉被拆除。

“拆除中频炉的时候,我们也遭遇了很多质疑和不满。”兴化市委常委、戴南镇党委书记夏爱东说,“但是中频炉不符合国家产业政策支持方向,要让戴南摆脱束缚,关停中频炉是必行之策。”

于是,夏爱东带领全镇干部同中频炉企业主代表面对面谈起了心。大家围坐在一起,谈现状,聊发展,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终于纾解了企业主心中的顾虑。

“这么多专项整治,我们没有搞‘一刀切’。”夏爱东说,每一项专项整治开展前,都经历了多轮充分调研,并制定了对应的产业转型升级方案,“面对行业污染,我们必须精准‘切一刀’。”

开展涉煤专项整治,辖区内47家轧制企业关停30家,200多台10蒸吨以下燃煤锅炉全面实施“煤改气”。

同时,关停16家浸塑手套加工户、强化VOCs治理,71家激光切工加工企业新上配套除尘设施,强化工地扬尘污染治理、餐饮油烟治理,开展“秸秆双禁”……

一系列工作的开展,戴南镇的大气环境质量开始改变。

2019年,戴南镇二氧化硫、二氧化氮与可吸入颗粒物日均值分别比2017年下降61%、11%和32%。







绿色未来:
不能再走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
4天时间,4000多公里的路程,夏爱东一行人一直奔波在路上。
治理的过程中,戴南人也在探索着下一步的路应该怎么走。此前,中频炉被拆除了,腾出的产能亟待置换。要新上不锈钢集中冶炼项目,就必须有产能指标。而此时,产能已经成了各个地方政府和企业的稀缺资源。

这次行程,夏爱东立誓要把产能购买协议签下来。一番波折后,夏爱东和浙江友谊新材料有限公司签订了协议,成立江苏众拓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承接产能。





此后的时间里,戴南陆续实施了一批转型升级重大项目,推进市场、冶炼、酸洗、物流、质检“五个集中”,戴南的不锈钢产业得以“提档升级”。



“如果说中频炉的专项整治是戴南不锈钢产业转型升级向高质量发展的节点,那么高新区的落户对戴南来说则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夏爱东说。



不锈钢集中冶炼项目必须落户在合规园区,而此前戴南镇的科技园区并不在江苏省合规园区之列。2019年11月11日提交申请报告后,仅用了52个工作日,到2020年1月21日,兴化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正式准筹建。




“一大批新企业的入驻,不仅补齐、拉长了我们的不锈钢产业链条,同时也为戴南人提供了更多、更好、更优质的岗位。”夏立进说。
“未来的戴南必将是绿色的、清洁的、美好的。”戴南镇镇长姚群印说,“这三年,用戴南决心、戴南效率、戴南行动谱写的戴南故事,同样是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的生动写照。”




从白手起家到黑烟滚滚,从蓝天回归到绿色未来,戴南以不同色彩,诠释出一篇生态环境治理的动人故事。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泰州网 苏ICP备08120664号-1 苏新网备2006016号  

版权所有 泰州网络宣传中心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