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州问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泰州问政 首页 文化 泰州文化 泰州宗教 查看内容

新加坡高僧——松年法师

2012-6-1 14:54| 发布者: 泰州网| 查看: 7371

摘要:     松年法师(1911-1997)。宋氏子,俗名铁成,原籍江苏泰州人。年十六舍俗出家。六十年代移居新加坡,并在1964 年出任新加坡菩提阁住持。平日除了弘扬钻研佛法外,也致力于筹款行善,闲时深居简出,过着从事诗书 ...


    松年法师(1911-1997)。宋氏子,俗名铁成,原籍江苏泰州人。年十六舍俗出家。六十年代移居新加坡,并在1964 年出任新加坡菩提阁住持。平日除了弘扬钻研佛法外,也致力于筹款行善,闲时深居简出,过着从事诗书画印艺术创作的生活。是新加坡一位高僧、大学问家、书法家和画家。他的书画,被评为国宝级的创作,不但为新加坡国家博物院和台北故宫博物院所珍藏,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资政,也曾携带法师杰作,作为国家礼物,分赠日本天皇、首相;法师的作品也深受邓小平、江**的欣赏和珍藏。新加坡前总统、总理与多位政府长官也均藏有法师的墨宝。

     法师出身书香世家,自幼受父亲熏陶。6岁入私塾,便与书法结下不解之缘。十六岁即学佛学医。曾拜江南才子萧退庵学艺。吸取各名家之书画精髓,融会贯穿,自成一格。

附录

 欣喜重逢竟成最后诀别

——记与松年老法师的狮城重逢

林志明

  松年老法师,江苏海陵人(今泰州市海陵区),俗姓宋,本为江浙一带望族,家学深厚。其父工诗善词,兼精书画,然英年早逝。师四岁丧父,由母亲抚育长大,自幼聪颖,又勤奋好学,八岁开始习书艺,被江南才子萧退庵收为入室弟子,细心培养。师十六岁出家,后赴常熟入法界学院就读,期间,结识不少艺坛巨匠,饱赏名家书画真迹,吸收各家精髓,创出自家的“松年体”。师常以书画教化有缘,并多次以书画展募集资金,捐赠各项慈善事业,救助贫病,广种福田。1986年新加坡李光耀总理访日时曾以师之两幅墨宝分赠前日皇裕仁及前首相曾根康弘。1964年后任善提阁住持。
  到达狮城的第三天(1997年6月15日),我们便往访了松年老法师。他大病后瘦弱无力,谈话出声均感困难。我坐在二老之间,为他们大声传话。父亲告诉他,前几年厦门蔡吉堂居士来访星洲时,老法师曾请蔡居士向父亲转致问候,所以这次特来拜访。父亲问他:“您还认识我?”松老边点头边用极其微弱的声音说:“当然认识,我在常熟兴福寺住过。”父亲说:“1933年我在兴福寺,您是什么时候在那里的?”答曰:“就是您在那里的时候,您是我们的老师呀!”父亲告诉他:“我今年八十八岁,老眼昏花,听力也不好了!”老法师做手势表示自己也已八十七了。父亲把从中国带来的装帧精致的《马一浮遗墨》一册送给他,并当场在扉页上写了“松年老法师同学留念”(照片),还翻出书中他所撰的“马一浮居士与弘一法师的法缘”一文给他看,老法师连连点头说:“这篇文章我已在别处看到过了!您的文章我每篇都读。”这时,一位年轻法师拿了一本《佛教仪轨知识》方面的小书来问其中署名“林子青”的文章是否父亲所作,父亲告诉他,这些都是他四十多年前所写的。看到老法师非常衰弱,我们不忍打扰太久,准备告辞,松老法师请侍者送了好几册“松年法师书画特辑”给我们。看得出来,他们彼此均未尽兴,却又力不从心,只得暂时话别。
  一个月后的7月16日早上,慧雄法师亲自陪父亲去向松老法师告别,因为一周后我们即将返华。他老人家照旧坐着轮椅出来见我们,他的精神比上次好得多,说话声也比上次大。父亲听到了他的说话声,对我们说:“真是‘乡音无改鬓毛催’呀!他仍是一口扬州口音呢!”这次,松年法师先开口说:“林老师,我从焦山到常熟法界学院(在兴福寺——作者注)时,是您出题考我的,题目是‘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是您看着我考的,因为我是来插班的,还记得吗?”父亲答:“不记得了,我考过的学生太多了!”慧雄法师在旁风趣地问父亲:“林老,您有没有为难过学生?”父亲说:“我没有!”松老一面对慧雄法师一面也对着父亲说:“那时,我们每个学僧都很尊敬他,都对他很好。当时兴福寺有个知客叫德传的,是我老乡,他对林老师不好,我去找他说:‘他(指林老)是我哥哥,你不可以对他不好,你对他不好,就是对我不好’。”于是,他们开始一起回忆往事。父亲谈到去兴福寺的因缘时说:“正道和尚当时任兴福寺住持,他是我闽院的同学,是他特意请我去教书的。”他们还谈起当时的一些学僧,如淦泉、仁性、福善、妙生(兴福寺现任住持——作者注)等。松年老法师又一次说:“我喜欢读您的文章,凡是您写的,只要能见到,我是每篇必读的。”
  最后,父亲关切地问到他的病情,他说自己近年来身体一直衰弱,最近又做了胆结石手术,取出了八粒小石子,已经许久没写字了,他于是摇着轮椅进房间去取了两轴裱好的墨宝,并展示给父亲看,松老说:“这是我多年前写的,我不轻易送人,您是我的老师,我应该送您。”
  老法师示意要侍者将他坐的轮椅推到大殿门口送别,然而,送君千里终须别,二老互道珍重,含泪而别。没想到这竟成了他们二老之诀别,松年老法师仅一月之隔生西。父亲为哀悼松年老法师,特赋联遥挽如下:
  虞山同学忆当年,回首前尘无限事。
  狮岛重逢方隔月,遽闻噩耗不胜悲。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泰州网 苏ICP备08120664号-1 苏新网备2006016号  

版权所有 泰州网络宣传中心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