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州问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泰州问政 首页 文化 泰州文化 泰州宗教 查看内容

光孝寺宝物回归记

2012-6-1 14:54| 发布者: 泰州网| 查看: 4791

摘要: 泰州光孝寺以文物众多而蜚声江淮,不少镇寺之宝历经沧桑,演绎了一段又一段扣人心弦的传奇故事。 在上个世纪的80年代末,一篇新闻稿件炒得沸沸扬扬———光孝寺失散40多年的宝物回“家”啦!这批宝物有: 御赐汝帖上 ...

    泰州光孝寺以文物众多而蜚声江淮,不少镇寺之宝历经沧桑,演绎了一段又一段扣人心弦的传奇故事。
    在上个世纪的80年代末,一篇新闻稿件炒得沸沸扬扬———光孝寺失散40多年的宝物回“家”啦!这批宝物有:
    御赐汝帖上下两册,是北宋大观三年(1109)八月,河南汝州郡守王采集古碑70余家真草隶篆手迹刻石拓本编辑而成。此“汝帖”是金陵宝华山文海和尚赴京城在皇坛传戒时由和硕亲王允禄所赐。泰州光孝律寺一世祖炳一和尚由宝华山来分灯时,其师父文海和尚将这御赐之宝相赠,一直由光孝寺代代相传。
    元代王振鹏手绘《历代贤后妃故事图》。此图计12幅,绢本。运笔细劲,结构严谨,界画精致有体,每幅均撰录史要,记其所画妃后之代表性事件。据清泰州夏荃所著《退庵笔记》卷六记载,此《历代贤后妃故事图》原系泰州北山开化禅寺的寺藏之宝,何时至光孝寺,传说众多,难以考证。
    明代董其昌真金手写《心经》。明代著名书画家董其昌,号香光居士,手书《般若波罗密多心经》墨宝,蓝底真金书写。该墨宝初存泰州北山开化禅寺,后转存至光孝寺。
    明代祝枝山草书藏卷。明代著名文学家、书法家祝允明所作,内容是咏梅五言绝句五首,书于正德二年(公元1507年)。
    清朝八大山人手绘册页。清朝画家朱耷的多幅墨笔画,有鸟、鱼、鸡、鸭,运笔泼辣,极富浪漫色调。
    这批宝物有的从光孝律寺的一世祖就一代一代往下传,一直延续到上个世纪的40年代末。当时光孝律寺已到第16代,住持为沛霖和尚,15代住持南亭和尚已退居上海沉香阁,但念念不忘祖庭的这一批宝物,生怕在战乱中丢失,便把这批宝物移到了上海。
    1948年,国民党政府风雨飘摇,南亭老和尚守着光孝寺这一批镇山之宝总觉得不安全。那段时间,南亭老和尚常在无锡、杭州一带讲经。1949年4月22日人民解放军突破江阴要塞,越过长江,4月23日占领南京,眼看上海已在包围中。此时,先期到台湾弘法的光孝寺学僧成一法师写信请南亭老和尚去台湾。南亭老和尚牵挂着祖庭的宝物,但是去台湾上飞机只许带十五公斤的行李,怎么办?听说上海静安寺监院白圣长老也要去台湾,并准备将静安寺的宝物存放至上海外滩的中国银行。南亭老和尚当即找到白圣长老,把光孝寺的这一批宝物挑选了40件,以白圣长老的名义存放在上海的中国银行保险柜内。在南亭老和尚自传中这样写道:“飞机上只许带15公斤行李,于是把光孝寺两箱子字画,都遗留在沉香阁。光孝寺的汝帖、王振鹏历代贤妃图、八大山人册页、董香光写的心经,还有法卷……都放在中国银行保险箱内。第二天(1949年5月1日)上午就起飞了。”
    南亭老和尚在台湾一住就是几十年。但老和尚惦记着祖庭光孝寺,惦记着光孝寺存放在上海中国银行保险柜中的宝物。考虑到祖庭光孝寺的传承,他于1964年4月4日,在台湾举行了泰州光孝寺传法授记典礼。将光孝法脉传给成一、妙然、守成三位法师,希望几位法孙在两岸能够交通后,将宝物送回祖庭。但这一天南亭老和尚终于没有看到,于1982年9月3日,他因年事已高撒手西归了。
    1988年,海峡两岸封闭了近40年后开始交通。光孝寺的法系人纷纷回祖庭礼佛礼祖,他们更关心上海银行保险柜中的宝物,这种关心妙然法师尤甚。他早在1947年就是光孝寺的法子,曾担任光孝寺监院,1948年光孝寺的那批宝物正是他从泰州提到上海交给南亭老和尚的。几十年来,他总在想,宝物是我从泰州拿出去的,我得想办法把它送回来。1988年4月,时任台北善导寺住持,曾是光孝寺学僧的了中法师回大陆探亲。妙然法师委托他在大陆寻找这批宝物。
    “文革”十年动乱结束后,在拨乱反正、落实政策时期,上海的中国银行整理所存保险柜,发现有只大保险柜已有30多年无人问津。经请示有关方面,用电焊气割枪打开,才发现了这批宝物。因它们是以上海静安寺监院白圣法师的名义存放的,便找到上海静安寺。当时刚刚组建静安寺修复委员会担任主任委员的上海市佛教协会副会长贾劲松居士,确巧是泰州人,他早年曾在泰州月城关帝庙出过家,后来在静安寺佛学院读书。贾劲松居士一行来到中国银行的金库中看到这批宝物。他看到白圣法师的签名,以及有泰州光孝寺的字样,也就非常明白宝物的应有归宿。但光孝寺尚未恢复,上海与江苏又是两个省级行政区域,很难处理。他们与有关方面商定,在存放的物品中把田契一类的东西销毁,其余仍旧以静安寺的名义存放在中国银行的保险柜中。了中法师到上海后,找到了当年静安寺佛学院的同学贾劲松,两人真诚地希望宝物能够早早回“家”。
    1988年9月8日,光孝寺第17代法系传人,时任台湾华严莲社董事长成一法师与光孝寺第17代法系传人时任台湾善导寺董事长妙然法师共同率团至祖国大陆礼祖。他们带着白圣法师亲笔所书的委托书以及当年南亭老和尚托白圣法师存放宝物的字据加上当年保险柜的钥匙,第一站先到上海。白圣法师(1903———1989)湖北应城县人,俗姓胡,名必康,为民国高僧圆瑛的法子,嗣为临济正宗四十一世。曾任杭州风林寺住持,上海静安寺监院兼佛学院院长,上海楞严佛学院教务主任,中国佛教会浙江、上海两分会常务理事,1949年去台湾后,任台北市十普寺、临济寺董事长并兼任美国圣能寺导师、泰国曼谷佛光学苑、马来西亚槟城极乐寺导师,还任世界佛教僧伽会会长多年。他给成一与妙然写委托书的时候,身体已经很差,时隔半年就圆寂了。如果延误时机,白圣法师不能写委托书的话,从法律程序上讲,麻烦就大啦!
    成一与妙然到达上海后,委托贾劲松居士和时任上海静安寺都监的德悟老和尚,办理了所有手续。第二天,成一与妙然两位法师率团到达故乡泰州,非常郑重地把领取手续交给了光孝寺住持肇源老和尚。
    几日后,由时任县级泰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长陆镇余先生、泰州市委统战部宗教科科长陈厚良先生、泰州光孝律寺监院禅耕和尚一起到达上海中国银行领回了这批失散40多年的镇寺之宝。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泰州网 苏ICP备08120664号-1 苏新网备2006016号  

版权所有 泰州网络宣传中心

回顶部